打造半農理想國 來去深溝做自己

賴青松 楊文全

打造半農理想國 來去深溝做自己

2023/01/30 發布
|做自己,讓自己閃閃發光|

由Home Run Taiwan所拍攝製作的《發亮》影片作為開場,車水馬龍的都市夜晚,賴青松的聲音響起,自己在城市生活的迷惘與思索,成為他到農村來探尋問題答案的動機。接著一片黃澄澄的稻田透過螢幕,映入在座眾人的眼中,他以沉穩有力的聲線,「如果你人生放對位置,即使拿起鋤頭幹農夫,其實你都會發亮的」。

從台北到東京等各種大都市生活後,賴青松不斷強調自己更加確定不適合居住在都市,在中學時期短暫到台中大雅阿公家居住,那段貼近土地的生命經歷,讓他意識到生活不只一種樣貌,而自己是有選擇性的,他決定主動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離開都市去種田。

|網路時代開啟「半農半X」可能性|

「藉由網路,你可以選擇想要過的生活,因為人是自由的」他抱持著這樣的理想,一面在接出版社的翻譯工作,一面耕作,「在網路時代之前,我們要追尋更好的生活,只有離鄉背井一條路」,他引用老一輩的人流傳的俗語「才情的飛上天,憨慢的留身邊」,但網路時代改變了這樣的既有想法,不必一定要離家也能與全世界產生連結。

賴青松認為稻米在台灣仍是主要消費的主食,並且技術門檻低,便選擇水稻作為實現無農藥化肥、有機栽種,對於像他這樣的農業素人都能從水稻種植、分工流程方式獲益,無意間打開了半農理想國的大門,他打趣的說若當初是選擇技術門檻較高的茶葉、果樹,今日「半農理想國」可能就會是另一種樣貌,甚至「半農」兩字都未必能成立。

|真心喜歡的生活 從自身出發的追求|

對賴青松來說,他種的不只是田,而是種自己的夢想,「生產夢想的土地是最有產值的」,他表示在都市中成長的年輕世代不種田、飲食習慣也不以米飯為主,是「味蕾與身體都離開土地的人」,所以他希望將農村打開,吸引更多的人聚集過來,種稻、種人、種村子某種程度上呼應了地方創生。

人生就是一趟漫長的「回家」旅程,只是要找到「家」在哪裡,而賴青松知道土地就是安身立命的家園,「土地+人+永續=生活」,這種生活是「真心喜歡的生活」,回歸本質,則是做自己、找到自己。2004年他在日本取得環境法碩士畢業後回台,成立穀東俱樂部,嚴格來說是台灣第一個群眾募資,成為他務農生活的重要支柱,「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為嚮往農村生活者闢一條路|

前宜蘭縣農業處處長的楊文全,長期在宜蘭從事農村規劃,因此與賴青松結下不解之緣,不但成為穀東,逐漸深入農村生活的他,對於農村的新想像源源不絕的展開,最後親自下田、投身務農,但對於第一次務農的不安全感,希望能夠有更多夥伴,問著問著就召集了一些人,幾個人一起種田的感覺很棒,發現這樣的情況與自己過去的研究不謀而合,「倆佰甲新農育成平台」於焉誕生。

倆佰甲的運作方式是由賴青松及楊文全為新農打開一扇門,媒合有意耕種、務農的「志願農夫」,承租耕作當地已人去樓空、老農無力耕作等等的田地,以陪伴成為新農的支持系統,透過倆佰甲育成了一些新農人口,與其他管道進入深溝村的小農,大家彼此幫忙、互動,開始有農村群聚的感覺。

|網路時代下的新農村|

「鄉村未必依靠都市,但都市沒有鄉村生產糧食是萬萬不能」賴青松點出了農村與都市之間農產品流通的關係,楊文全進一步分析穀東俱樂部的產銷模式縮小了城市消費與小農生產的距離,同時思考網路時代下帶來變化的新農村模樣:穀東俱樂部是面對的是消費者,是消費型的組織;倆佰甲面對的是小農,需要整合小農、田地;慢島生活則是以專案模式處理中間行政管理的部份。

為什麼會轉型商業模式?楊文全提到,在這之前的倆佰甲階段,大家比較是依靠熱情,夥伴關係並不是很穩定,「慢島生活有限公司」以公司經營的商業模式建立起一套合理且能夠維生的系統,減少產生爭議,才能穩定且持續的以連結整個深溝村的方式,給予進入深溝務農的新農各方面協助。

|邀請世界走進深溝村,將深溝村帶往全世界|

以深溝村為核心,慢島生活以共耕團連結各小農,慢島學堂的水稻班、蔬菜班讓還在摸索目標或單純好奇農村生活等懷抱著不同想法的人,透過親臨現場的「沉浸式體驗」,短期的實際操作感受、了解自己究竟適不適合,使用者付費為一種體驗經濟,合理且務實的營運。

因為網路的力量,除了台灣,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來到宜蘭深溝村,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日本等等,彼此交流、交換生活經驗,同時產出自己身體力行耕種出的農作物,帶回自己的國家,是否居住在深溝並不是重點,「半農理想國」就像是大航海時代,每個人都可以來、都可以加入,是open source的概念,吸引有類似理念的人來,最終擴散出去,資源共享、價值共創,之後又會以各種形式回饋,「人心的善意是會循環的」。

|向土地學習 共造、共創、共享|

當天也有兩位正在深溝村半農半X的年輕人一同來到現場分享,一位是耕作稻米的小農任永旭,他以自己堅持友善耕種出來的吉野一號米,因為喜歡日本的漫畫《夏子的酒》,開啟了釀酒的契機,2020年試著與酒廠合作釀造「吉野一號」清酒,在慢島生活的推動與協助下,創立「漫慢地酒」品牌,永旭今日帶著地酒產品「漫慢白鷺」和大家見面,侃侃而談他學習、研究釀酒的過程與知識。

另一位吳玉婷在「漫慢地酒」中主要負責設計、行銷等內務,台藝大研究生的她同時也是慢島學堂2022水稻班第二屆的畢業生,最初是論文主題與台灣的米食文化有相關,因緣際會下來到宜蘭深溝,深入探索、了解在地社群後,回過頭來思考自己對設計的定位、定義,發現從土地學習到的事情與觀點扎實的成為自己的,而非總是從書上、網路上獲取他人觀點,才在水稻班畢業後決定繼續留下來,結合、發揮自己所學與小農永旭合作推廣「漫慢地酒」,讓更多人認識由台灣在地生產、製造的清酒。

周三朗讀夜:回味舊時光
——《老雜時代》新書分享會

在連鎖便利商店全面攻城略地下,近幾十年來傳統老雜貨店快速式微,成為被時光掩覆的不起眼的存在。然而「柑仔店」裡那些恍如隔世的空間陳設,各色零嘴與日常物件,日影悠悠的氣味氛圍,仍是無數人心中永遠的回憶。

CreativeMornings Taipei
創意早晨講座:承諾

5/25(五)邀您吃早餐、聽演講,一起見證承諾的影響力!

「荒唐」不枉活過

每一個人的樣子都不一樣,做出忠於自己的選擇,用荒唐顛覆人生想像,你就是你的選擇。

TAIWAN CULTURAL & CREATIVITY DEVELOPMENT FOUNDATION